70年光影,闪现老酒坊阊门人的逐梦故事

来源:锦凤网编辑:2019-09-27 09:54:00

每一座城市,每一个乡村,都有它的记忆。城市的历史书写着时代前行的节奏,乡村的历史记录着记忆轮回的光影。北京笔直狭仄的胡同承载着老北京人的记忆,上海曲里拐弯的弄堂根植着老上海人的记忆,江南水乡弯弯绕绕的河道流淌着乌篷船的记忆,海边渔家门前的潮起潮落也涌动着渔村人的海上记忆。而江南古村里的一座座老阊门,那个被老一辈人称为“家”的地方,那里的人间百味烟火气,似乎更贴近寻常百姓家的日子和生活……

阊门开了,新中国成立了

81岁的陈宗曙祖祖辈辈生活在裘村镇马头村老酒坊阊门,他的祖父在这里抚养大了二子二女,父亲抚养大了一子二女,他抚养大了一子四女。陈宗曙的老宅在阊门大院西夹厢的笃底间里,小天井里有一个用石条砌成的长方形花坛,四个石柱上有四只威武的石狮子,每年春秋时节,花卉繁盛、蜂蝶飞舞,甚是惬意。

门吱呀一声开了,1949年4月29日清晨的老酒坊阊门内,年仅10岁的陈宗曙睡眼朦胧中缓缓打开了自家的木门,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下清醒起来,阊门天井里、屋檐下的青石板上,躺满了身着黄色军装、脚穿草鞋的军人。他立即关上门跑回房中呼喊父母,原本寂静的阊门内有了窸窸窣窣的声响,大家从自家门窗内偷偷窥望这支陌生的军队。只听见他们起床后唱着《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》,有序地整理行装、搭灶做饭,毫无扰民举动,他们打扫院落道地,还挑满了大水缸里的水,军纪严明,作风正派。胆大的人家悄悄开始议论:早就听说人民解放军要来,他们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应该就是了吧?于是慢慢地,有人拿出了自家的被褥送了上去,有人拿了粮食打算给他们充饥,有人送衣服鞋袜,但都被一一婉拒了。陈宗曙怯生生地走了过去,一位战士见他可爱,伸手将他抱进了怀里,那怀抱温暖有力,让陈宗曙至今难忘。解放军走了,马头村解放了,日子慢慢变得不一样了。

7月,解放舟山战役打响,阊门里的陈丁友、陈利邦两位船老大,投入到了为解放军运送军用物资的队伍中,木帆船吱嘎吱嘎地往返在翔鹤潭渡口和象山港之间,奏响了阊门人朴素的爱国爱家情怀。10月,大家从报纸、广播里得知了北京举行了开国大典的消息,新中国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主席是毛泽东,总理是周恩来,举国上下欢庆鼓舞。再后来,抗美援朝战争开始,阊门里的四位热血好男儿怀着满腔爱国之情,毅然报名参军,远赴万里之外的战场,以无悔青春谱写芳华之歌,唱响了阊门人英勇无畏的国际主义精神。

阊门开了,奋斗者启程了

雨水滴落在天井檐下的两只黑灰色鼓形大水缸中,时光流淌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。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完成,大家分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。老酒坊阊门的一日生计在人气喧嚣中拉开帷幕,洗漱声、倒水声、收音机声、主妇们的闲话家常,竹竿上晾出了隔夜洗的衣衫,好几个炉子在生火,烟雾缭绕……阊门的房子是一间连着一间,50多间房,一户人家住一间,挤挤挨挨,很是稠密,因此这里的晨光总比别处暗一成。这阊门,外人看着是一片迷乱,但他们自己是清醒的,各自守着心,过着自家的日子。这颗心,尽管粗糙,却经得住沉浮;这日子,尽管平淡,却应付得了世事,生命力顽强,有着股韧劲似的,打断骨头连着筋。

1976年,奉化青年作家陈旭波在阊门里呱呱坠地。儿时的他贪玩得很,在阊门的道地、弄堂和楼梯间,与小伙伴们跑进跑出,奔上奔下东躲西藏,玩得天昏地暗,不亦乐乎。读书后,他每天上学放学走的是同一条道,先经过老宅上下厢房,迈过两条过道石槛,再拐过两条暗弄堂,之后绕道捷径,踏出阊门西南角的小门,走过狭窄的石头墙,转向路城巷,而后直奔学校,小学五年,天天如是。在这段求学路中,陈旭波的文学梦逐渐萌芽,他喜欢上了文学,学起了写诗,若隐若现的光影中阊门呈现出的世俗烟火成了他创作的灵感,每天吃过晚饭,他就会坐在小板凳上,拿出笔记本,安安静静地老宅内摘录自己喜欢的妙言佳句,少年的文学梦如一粒种子,埋入那个炎热的夏季,萌芽在阊门的道地里。

吱呀一声,老酒坊的木门缓缓打开。1978年的一日清晨,年仅13岁的少年陈剑伦抱着沉重的行李,与哥哥姐姐们一起跟在父母身后,乔迁至村子山脚下的新房内,成了第一户搬离阊门的人家。虽然离开了阊门,但从小的耳濡目染,让他时刻铭记着老祖宗代代相传的精神——勤劳,厚道、坚韧、守信、和善。1985年,20岁的陈剑伦走出了马头村,踏上了属于自己的人生路,他前往莼湖的一家乡镇企业做销售。多年来,他怀揣梦想,去过服装厂、电动工具厂、合金厂,也进过镇政府,他跑过销售,做过工办干部,创过业,他也曾临危受命,凭着自己敢做敢拼的性格,使一家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起死回生,跃至行业龙头。他年届五十白手又起家再次创业,四年时间创下了产值从零到7000余万元的业内传奇……陈剑伦是改革开放以后的弄潮儿,人生路上留下了许多精彩故事。但与所有在外闯荡的游子一样,不论人生如何跌宕起伏,心中一直铭记着祖训,也记挂着那个承载了自己童年时光的家:在阊门里,他与兄弟姐妹几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,与父母在夏日的夜晚在天井里数星星、听故事,与玩伴们玩捉迷藏、玩老鹰抓小鸡……所以每年清明时节,陈剑伦总是不忘回老宅走一走,看一看,心有所感,心有所梦。村里每逢建凉亭、修祠堂庙宇、造桥铺路,他总是慷慨解囊,从不吝啬。

“孝父母,尊师长;和家庭,睦亲邻;尚中和,讲勤勉;要自强,知礼义;循规矩,崇知识;重教养,乐善行”,先祖的家训一直留存在老酒坊子孙的心中,成为做人处事的准则。如今从老酒坊阊门走出去的子孙约有260户,600多人,人丁兴旺,人才辈出,但无论身在何处,身处何位,他们遵循着先祖遗训,勤勤恳恳地做事、本本分分地做人。

阊门开了,观光客进来了

吱呀一声,沉寂了许久的老酒坊阊门再一次被打开,新时代的春风吹送进来……

“我们现在参观的这座阊门叫老酒坊,顾名思义,它最先是个酿酒的地方,此宅由陈氏二十世孙宠贤公及其三个儿子于清嘉庆十五年建造,迄今已有200余年历史,是马头村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古宅……”几年前,从小生活在阊门内,如今已有77岁高龄的退休教师陈贤灼有了一个新身份——宁波市最美古建筑保护人。他当起了马头村的义务讲解员,投入到了古村的建设保护中,每逢年节或是游客来访,他会一遍又一遍地讲解老酒坊阊门及马头村的故事,那苍劲的声音中流露着无与伦比的自豪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阊门里的人家开始慢慢搬了出去,或是在村内另辟宅基地建了新居,或是外出打工创业。热闹的老宅渐渐空置下来,归于平静,最后只剩几位年迈的老人留守,那200余人同居一处的盛况成了历史。

缺少了人气,阊门颓势渐显。老祖宗的房子不能倒,秉承这样的信念,在陈贤灼和几位老人的奔走下,老酒坊阊门的宗亲族人出资出力,耗时8个多月重修了这古宅大院。之后,阊门旧貌变新颜,风姿重展。再之后,村里镇里开始挖掘马头村的历史遗迹,发展乡村旅游,“水墨马头”的创意理念付诸行动,马头村成了省3A级景区村庄。老阊门里,磨损的旧石板换新了,蒙尘破损的门窗换新了,大红灯笼挂起来了,大红对联贴起来了,过去消逝的一切开始慢慢还原,昔日的一幕幕风华被鲜活生动地展现出来,老阊门成了开展民俗活动的场所,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国内外游客。红色印记馆、非遗作品陈列室、摄影家协会创作基地、陈英盛烈士故居……阊门内那些空置的老宅,游客如织、络绎不绝。

陈宗曙的老宅成了非遗作品陈列室,他重新拾起了自己早年习得的编草鞋手艺,空暇时间,他会回到阊门,坐在门口编织草鞋供游客参观体验,他也会写一些阊门的旧事,“一日,我在老屋门口编织草鞋,来了大批在甬的外国学生,其间有位高鼻梁长个子的乌克兰女学生在门前驻足良久,用相机拍下了老屋古朴的门窗和陈旧的家什。然后她要了一双草鞋,我替她穿上,她很亲热地俯下身子拥抱了我一下,羞得我满面通红。离开时,她笑盈盈地用俄语说:‘司罢先罢(谢谢)。’我也用俄语回她:‘达司维大尼亚(再见)。’又有一年,老屋被布置一新,以抗战时期爱国实业家竺梅先夫妇在奉化创办国际灾童教养院,救助600多名灾童事迹为题材的电影《雏鸟的天空》在此拍摄了宝贵的镜头。又过半载,电影《烛仙》也在老屋取景,我看后更是喜不自胜。”陈宗曙在《老宅记忆》一文中如是写道。

离家多年的陈旭波也时常回到老宅,这里是他童年时代的游乐园,少年梦想的启航地,中年寻根的出发地。他喜欢独自坐在老宅的石凳上,体感老宅的温度,默念祖宗制定的家风族训,喜欢对视老酒坊隐秘的细节,寻觅蕴藏其间的文化底蕴,他梳理自家太公的创业发家和善举义事,仿佛走进了老酒坊的前世今生,他请教本家诸位先贤,问道解惑,修身齐家,学习祖宗人格智慧,慢慢悟透了老宅良善的真谛,品出了老宅醇厚的佳味,读懂了老宅质朴的美德,于是他把老酒坊精神融进了诗里,融进了散文里,融进了自己的文学世界里。

创业在外的陈剑伦也会回老宅看看,他说,只要阊门有需要,村里有需要,只要自己能力之所及,便会为家乡、为阊门出力。他说,老宅是自己的根,只要老宅在,那份牵连着血脉宗亲间的骨肉亲情就永远割舍不断。游子在外,心系故土,记住乡愁,这便是拳拳赤子心,绵绵故园情。

……

“太外婆,为什么今天院子里来了这么多外国人呀,我都没见过,他们来做什么?”

“乖囡囡,他们呀,来这里过春节,体验中国年呢。”

“太外婆,你这里真热闹,我也喜欢在这里过年,真好玩。”

2019年春节前夕,阊门里来了百名外国友人,热情的村民早早支起了炉灶,烤菜年糕、烤芋艿、烤牡蛎、炭火虾干……招呼着洋客人们尝一尝山海滋味,打年糕、揉汤圆、做印糕、捏萝卜团、写春联,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阊门一角,老人抱着前来探望她的曾外孙女,坐在自家门前欣赏着眼前热闹的场景,笑盈盈地回答怀中的小人儿提出的各种问题,温暖的冬阳洒在祖孙身上,喧闹中更有一派安静祥和,天伦中更添一份家国情怀……

记者 陈培芳

编辑 陈银儿

终审 沈珞


新强时时彩三星和值走势图